吕福春40岁出头成副部考察人选 还为晋升送钱

在一系列反腐动作之中,有一位重要人物却被大家忽略了,直至今日中纪委转发天津市纪委通报。

  在武长顺、尹海林、黄兴国相继案发后,正被中央巡视“回头看”的津门成为反腐焦点。

  在一系列反腐动作之中,有一位重要人物却被大家忽略了,直至今日中纪委转发天津市纪委通报。

  被忽略的原因,大致因为此人是正局,算不上部级老虎。然而,看到通报后,很多小伙伴就惊呆了:论这名正局的“资历”,有的部级都比不上他。

  通报指出:吕福春39岁成为正局级领导干部,43岁被列为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,44岁成为副市长考察对象。但在个人成长进步道路上遇到一点点“不顺”,特别是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,他便背弃共产党人的信仰,迷信鬼神,到虚无世界里寻求护佑。值得关注的,纪委“双开”他时曾提到这么一条:为谋求职务晋升送给他人财物。

  出生于1963年1月的吕福春,被考察时正是2006年、2007年左右,党的十七大召开前夕。长安街知事APP发现,如果他顺利当选中候补,他就将成为当时中央委员会中最年轻的一位,也是为数不多的非部级入选者。已经落马的黄兴国,时任天津市委副书记、副市长,比吕福春大9岁,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。相比之下,吕福春当年上升势头之猛可见一斑。如果他又顺利当选副市长,那他提任副部的时间就要比尹海林、武长顺都早得多。可见他被拿下,重磅程度不亚于上文提到的津门三虎。

  吕福春的进步速度放眼津门都颇为罕见。可即便如此,他仍把个人地位的高低看成是“人生成败的标志、光宗耀祖的招牌、获得利益的来源”,“把求取升迁当成头等大事,到了朝思暮想的痴迷程度”。他常让下属陪其下棋到凌晨,对外塑造“白加黑”忙工作的形象;喜欢大规模批量提拔干部博“口碑”,为个人升迁增加“砝码”;挖空心思送礼跑官,拉关系找路子。

  我们常说,党员干部要站出来供组织挑选,如今却屡屡有人挖空心思设计自己的上升路径。试问,上升路径是能设计出来的么?想想令计划、潘逸阳,就知道“设计方案”如何和“设计结果”如何了。

  吕福春当年被考察时的职务是汉沽区委书记。虽然未能如愿当上市领导,但他仍一直在重要岗位上工作。2009年11月9日,国务院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,撤销天津市汉沽区、塘沽区、大港区,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。吕福春获任滨海新区区委副书记、滨海新区塘沽工委书记。在此一干5年,又转任津南区委书记。在过去10年里,他担任过三个区级主要领导职务,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滨海新区行政区划调整的前后,已有多名与新区工作相关的高级干部被查。除吕福春外,2008年,市委常委、市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皮黔生落马。2013年,滨海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家星落马,张曾任塘沽区长。

  对吕福春的通报,极有代表性。因为它反映了官员违反政治纪律的两种思想根源,一是仕途失意后意志消沉,二是“不信马列信鬼神”。

  这两种表述在最近的通报中已有典型人物: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,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,消极堕落,甚至抵触中央。他的消极可不是闹闹个人情绪,大家看看辽宁省近500名人大代表涉拉票贿选案就知道问题有多大;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,毫无政治信仰,长期搞迷信活动,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。一个部级领导干部毫无政治信仰,对党的事业危害性不言而喻。吕福春仕途失意后不仅消极还搞迷信,可谓是违反政治纪律典型中的典型。

 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,在吕福春案之前,天津也有一位落马正局的“案情”,被中纪委通报过。此人是天津市医药集团原董事长张建津,他违反八项规定的事儿很奇葩:去香港吃饭有鳄鱼尾“盘踞”餐桌,公务出访米兰办“生日PARTY”。中纪委剖析其问题时,说了一段发人深思的话:张建津阳奉阴违,口头喊遵照执行,背地里我行我素。用他自己的话讲,就是“把中央精神当成口号,当作幌子,当作与国企无关的东西”。

  张建津“把中央精神当成口号,当作幌子”,吕福春“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,到虚无世界里寻求护佑”,这两位地方干部成为全国典型,警示意义可不一般。从对他们的通报中,便可看出中央从严管理干部的重点所在。

  到底为什么当官?还是那句话,不忘初心。